第二章 美人在怀

+A -A

  啪!   陈嚣可是雇佣军里王牌的王牌,苏薇的动作在他眼里就跟乌龟一样慢,瞬间就被他握住。   “好软,好滑,好香!”   “美女的手,都是这样的吗?”   陈嚣握住苏薇的手,放在鼻尖嗅了嗅,一副陶醉的模样。   “臭流氓,你快放开我!!!”   苏薇才下了火车就被人抢了包,没想到又被陈嚣这流氓欺负,一时间委屈全都涌上心头,竟是有些想哭的冲动。   “哎哎哎,你可别哭啊,哭了就不漂亮了。”   陈嚣一看苏薇眼睛都有些湿润了,也不逗弄她,指了指抢劫犯逃跑的方向,笑了笑道:“等我五分钟,我把包给抢回来。”   苏薇一看人都跑得没影了,火车站周围又都是建筑物,人流也多,怎么可能还追得上,顿时感到心灰意冷,强忍着眼泪道:“算了,怎么可能追得上......”   可她话还没说完,陈嚣就如同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追了出去。   另一边,火车站不远处一条小巷,三个人正围在一起,其中一个正是刚才抢包的人。   黄狗一脸得意的笑:“哈哈哈,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白痴,真是帮我个大忙啊,不然我还没办法那么快脱身!”   “哦,那你该怎么感谢那个‘白痴’呢?”   一道玩味的声音忽然响起。   “谁,谁在说话?”   黄狗吓了一跳,循声看去,只见整条小巷,就只有路口靠着的高大壮硕的男子,顿时冷笑连连。   “原来是你!”   他看向身旁两个兄弟,掰着手指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威胁道:“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断手断脚什么的,下半辈子可就不好过了。”   断手断脚?   自从得到九天神诀之后,还真没有什么人能伤到自己一丝一毫。   陈嚣冷笑一声,摇了摇手指道:“就凭你们?还远远不够!”   “你找死!”   黄狗怒吼一声,从手里掏出匕首,朝陈嚣冲了过去,“兄弟们,废了他!”   可他们刚跨出一步,陈嚣的身影就消失在眼前,如一道闪电来到他们面前。   砰!   砰!   砰!   三道拳头,顷刻间轰在他们的肚子上。   三人脸色痛苦地跪倒在地,弓着身子就跟虾米似的,把昨晚吃的饭菜都吐了出来。   “刚才谁说要我废掉我手脚来的?”   哒哒哒!   陈嚣如同恶魔般走来,每走一步都好似一把刀子捅在黄狗三人的心窝,惊恐万分,屁都不敢放一个。   一瞬间就秒掉他们三人,傻瓜都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好惹!   啪嗒!   陈嚣一脚踩在黄狗的手上,笑眯眯道:“是这只手抢的包吧,也是你说要废掉我的吧,嗯?”   冷!   透彻心凉的冷!   黄狗只是看了一眼陈嚣,就感受到无边无际的恐惧,尿都快吓出来了,“大哥,爸爸,爷爷......我错了,包你拿走,就饶了我吧!”   “好啊!”   陈嚣笑着说,脚下一用力。   只听见咔嚓一声,黄狗如释重负的表情下,突然露出巨大的痛苦,撕心裂肺地吼道:“啊!!!我的手!!!”   “以后啊,不要随随便便说废人的话,在我以前待得地方,你这种人人可是会没命的。”   陈嚣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拿起苏薇的包包拍了拍灰尘,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三人,潇洒离开。   ......   ......   “四分五十二秒!”   “好险好险,差点就超时了!”   陈嚣把包递给了苏薇,一脸庆幸地说道。   苏薇却是愣住了,怔怔看着一副吊儿郎当的陈嚣,“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嚣一脸正经道:“很简单啊,我跑得快啊,一下就追上他们了,跟他们宣扬了社会主义价值观之后,他们就老老实实地把包还回来了呀!”   噗嗤!   苏薇听着陈嚣不着调的荒唐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哎,这就对了,笑起来多好看啊,以后要多笑笑,板着个脸跟别人欠你几十亿一样!”   “要你管!”   苏薇对陈嚣刚升起的好感,又降到了谷底,气呼呼地检查包里面的东西有没有丢,里面可是有她苏氏集团的商业机密。   看到里面的文件安然无恙,她不禁松了一口气,瞥了陈嚣一眼,刚准备道谢,陈嚣笑眯眯地说道:“想谢我啊,随便给个十万二十万呗,我不嫌弃的。”   要知道请陈嚣出一次任务,至少要一千万,这要价已经很低了。   “......”   苏薇一头黑线。   “啊哈哈,开个玩笑,没钱请我吃饭也成啊,肚子快饿扁了。”   陈嚣笑嘻嘻地摸着肚子,一副欠揍的模样。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这么个混蛋!   苏薇一刻都不想和陈嚣待在一块,就连呼吸同一片空气都觉得难受,转身就要离开。   却不想,脚下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苏薇心里一慌,糟糕,肯定是刚才追人的时候,扭到了!   但她已经控制不了平衡,整个人情不自禁地向后倒去。   陈嚣见状,连忙伸手一接,趁势把苏薇揽入怀中。   “嗯哼......”感受着陈嚣身上混杂着淡淡汗味的男子气息,从未如此近距离感受过的苏薇,唰的一下,俏脸上突然升起一片潮红。   “怎么,饭都请不起,非得投怀送抱才能谢我啊?”   “我可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   陈嚣一边看着苏薇雪白的脖颈,一边摆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无耻!!!”   苏薇简直要气炸了,拼命挣脱陈嚣的胸膛,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别乱动,你脚扭伤了,乱动会加重病情的!”   陈嚣嘴上说着,却是不顾苏薇的挣扎,生生把她抱了起来,“刚才看见你包里有车钥匙,车在哪里,我抱你过去。”   公......公主抱?   长这么大,苏薇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抱着,脑袋有些迷糊,就跟醉了一样,“车,车在地下室一层......”   陈嚣就这么抱着苏薇走了一路,路过的人不禁指指点点,弄得苏薇的脸越来越红,气氛不知不觉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就是这辆车,你......你快放我下来!”苏薇咬牙道。   陈嚣看着眼前的保时捷帕拉梅拉,嘴角向上一勾,看来还是个富婆嘛,这下饭钱有着落了!   陈嚣缓缓把苏薇放上车,却没有立刻放手,反倒是缓缓压了上去。   两人近在咫尺,脸和脸几乎要贴在一起,陈嚣的呼吸粗鲁地扑打在苏薇的俏脸上。   “怦怦怦!”   就连陈嚣强有力的心跳声,苏薇都听得一清二楚。   “臭......臭流氓,你要干什么!”   苏薇立马紧张起来,下意识地想要抽回脚,却挣脱不出陈嚣的大手。   啧啧啧,真是滑嫩啊!   陈嚣一只手撑着座椅,另一只手握住了苏薇诱人的小脚,嗅着苏薇发丝里散发的香味,内心荡漾无比,大呼过瘾。   “别紧张,我懂一点医术,治疗跌打扭伤小菜一碟。”   “那你刚才怎么不治?”苏薇疑惑道。   陈嚣抬起头,笑嘻嘻道:“刚才要是治了,那我就不能美人在怀了啊!”   混蛋,无耻,流氓!   苏薇此刻的内心,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恨不得一脚踢死陈嚣。   嗯?   忽然,一道温热的气息钻入脚踝,打断了她的咒骂。   这感觉......好舒服,舒服得苏薇都想睡着了。   她不禁低头看着陈嚣,那冷峻的脸庞,浑身散发的强烈男子气息,犀利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他不说话的样子,似乎没有那么讨人厌了,长得还有点小帅?”   呸呸呸,苏薇你在想什么!   你可是苏氏集团的总裁,怎么会对一个流氓有感觉?   苏薇使劲地摇了摇头,拼了命地把这想法赶出脑海。   “好了,你感觉看看。”陈嚣开口道。   “这就好了?”   苏薇半信半疑,但紧接着她发现,扭伤的脚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忍不住露出惊喜的神情。   没想到这流氓还会医术,真是小看他了!   殊不知,陈嚣不只是兵王,也是最好的医疗兵,而有了九天神诀的加持,他比全世界绝大多数的医生还要牛逼。   许多疑难杂症,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陈嚣都能救得回来!   三分钟后,一辆疾驰的跑车,轰鸣着离开。   而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一辆车紧跟着冲出了车库,正是刚才的黄狗一行人。   “给老子跟上去,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他!”   黄狗忍着手上传来的剧痛,顾不得处理,怒吼道:“张老板说了,必须拿到苏氏集团的买地计划,不然咱们一分钱都没有,老子今天放话在这里,谁特么敢掉链子,老子扔他到海里喂鱼!”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我们是兄弟一世之尊都市圣医超级灵气我真是大明星天火大道混世小农民特种兵在都市神医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