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仇人相见

+A -A

  黄毛这一酒瓶砸下去,全场寂静。   连音乐都停了下来,周围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这一处。   可在看到黄毛后,瞬间移开了目光,不敢再多看一眼,在心里默默替苏扬他们哀悼。   那可是浪潮酒吧的狠角色,敢惹他简直是找死啊!   “妈的,刚才不是很牛逼吗,现在怎么怂了?”   黄毛冷笑道。   苏扬一脸的惊恐,目光愤恨地瞪着林凯,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凯看着满头是血的苏扬,悔得肠子都青了。   诚哥手底下这群人不行啊,再这样加戏加下去,到手的副部长就要飞了!   林凯开口道:“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我们是诚哥的朋友,现在跪下来道歉还来得及,不然诚哥来了,不会放过你们的!”   “诚哥?哪个诚哥?我怎么不认识!”   黄毛一脸疑惑,他的靠山在东港很牛逼,但他也不想踢到铁板,招来麻烦。   可他在这片混了好几年,也没听说过有那个诚哥很牛逼啊?   妈蛋,还装!   诚哥不就是你们老大吗?   林凯冷声道:“连你们老大廖诚,你们都不认识了吗!”   “廖诚?你是说癞皮诚?他是我们老大?”   “哈哈哈......”   黄毛和小弟们忍不住狂笑起来,眼泪都笑了出来。   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一个坑蒙拐骗的小混混。   “你们笑什么!!!”   林凯咬着牙,看着他们,总觉得有些瘆得慌。   “去,把他们的诚哥带过来。”   黄毛一声令下,没过几分钟后,一个男人被带了过来。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廖诚,“癞皮诚,可以啊,原来你是我们的大哥啊,我怎么今天才知道?”   噗通!   廖诚吓得双膝跪地。   “毛哥,我没有啊,我只是骗他们帮忙吓唬人而已啊,哪里敢说是毛哥老大啊......”   毛......毛哥?   看到眼前的一幕,林凯的脸瞬间苍白无比,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骗了!   不仅如此,还招惹上了这一片的酒吧街的老大,毛哥!!!   据说敢惹毛哥的人,不是断手就是断脚啊!   完了,这下完了!   一旁死死捂着脑袋的苏扬,看到林凯的表情后,也立刻明白了过来,那脸色比吃了屎还要难看。   闹剧结束,黄毛也没有心情再搭理这两个白痴,扔给小弟们收拾后,目光落在秦瑶身上。   他一脸邪笑地走近秦瑶,舔了舔嘴道:“小萝莉,跟大大哥哥走,不仅有酒喝,还有个大宝贝给你看,保证你会爱上它!”   看到苏扬和林凯的下场,没有人敢去阻拦,阻拦的人下场都很惨,他们才不敢做那出头鸟。   甚至巴不得赶紧带走秦瑶,这样大家都没事了。   看着越走越近的黄毛,秦瑶害怕地往后缩,泪水在眼眶打转,刚才那一幕可把她吓坏了。   “小萝莉别害羞啊,我又不是什么坏人。”   黄毛邪笑着伸出手,就要触碰到秦瑶的时候,一道身影坚挺地挡在秦瑶身前,啪的一声打掉了黄毛的手。   “陈嚣?”   秦瑶怔怔地看着陈嚣,有他挡在身前,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内心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草,又来个不怕死的!   黄毛瞥了一眼陈嚣,并没有在意,不屑道:“傻逼,滚开!”   陈嚣无动于衷。   “找死!”   黄毛抄起酒瓶,准备也给陈嚣来一个同款爆头。   刚还没拿得及砸下去,只听见脑袋啪一声,爆出一阵闷响,顿时酒液混着数道血液就流了下来。   黄毛咬牙切齿道:“你他妈敢动老子,老子是......”   啪!   还没等他说完话,又是一声闷响。   “我草......”   啪!   “尼玛币,还来......”   看着高高扬起的酒瓶,黄毛脸都白了,连忙高举着手,“大哥,别砸了!!!”   陈嚣这才停下手,笑眯眯地看着他,“爽吗?爽够了就带我去找你们老板。”   日啊,我黄毛什么时候,被这样虐过?   黄毛一脸郁闷地看着陈嚣,怒吼道:“你他妈是谁,老子不认识你啊!”   他跟在老板身边那么久,从来没有见过陈嚣,怎么对方一副跟老板是老相识的模样?   “你不用认识我,你老大认识我就行了。”   陈嚣笑着挥了挥酒瓶。   黄毛吓得捂着脑袋往后退几步,一脸惊恐地看着陈嚣。   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每一击都打中自己的,要知道他可是练家子啊,反应力绝不是常人能比的。   一时间,他也不确定陈嚣的话是真是假。   正好老板今晚在,带给老板看看。   要是认识,那就当是个误会,要是不认识,那就往死了整!   一想到这里,黄毛不禁暗暗冷笑,给了小弟们一个眼神后,带着陈嚣就往酒吧深处走去。   才认识不到一天,他为了自己挺身而出,秦瑶看着陈嚣离去的身影,内心百感交集。   ......   ......   酒吧内部。   一个禁止出入的房间。   老板椅上坐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闭着眼睛叼着烟。   在他面前,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混混。   “你说黄毛被人废了?那小子就是个废物,废了就废了,只要武国梁拿到东西就行了。”   “张老板,武师傅......也重伤住院了!”   “什么!谁做的!”   张世海猛地睁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武国梁的本事他最清楚,一般人不可能对付得了他。   “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份不详,来历不详,能力不详,目的......不详,只知道他叫陈嚣。”   砰!   “草,养你们吃屎的吗,连一个人都查不了!”   张世海拿起烟灰缸砸了出去,把小混混脑袋砸开了花。   小混混忍着痛,连头不敢抬起。   “给我滚,要是今天不把那小子抓到我面前,你们全部去喂鲨鱼!”   就在这时,门开了,两道身影走了进来。   张世海皱着眉头道:“我不是说过,没事别来烦我?”   黄毛浑身一颤,连忙指着身后的陈嚣道:“老板,这小子在酒吧闹事,我刚想收拾他,他说他叫陈嚣,跟老板你认识。”   “是你!”   张世海死死地盯着陈嚣。   没想到对方单枪匹马来这里,这倒省了他不少功夫。   “原来你和老板真认识啊!”   黄毛惊叹一句。   “不只是认识,咱们还很熟悉呢。”   陈嚣目光深邃地盯着张世海,眼里有一团熊熊烈火,不断燃烧。   三年前,张世海就站在医馆门外,阻挠一切试图接近医馆的人!   他,罪大恶极!   张世海冷笑道:“我可不记得我认识你,我只知道你小子破坏了我的计划,罪该万死!”   “哦?那请问三年前在陈氏医馆发生的事情,你该不该死呢?”   陈嚣一双冷目直射张世海,声音如同地底深渊的魔鬼,骇人无比。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我们是兄弟一世之尊都市圣医超级灵气我真是大明星天火大道混世小农民特种兵在都市神医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