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让你们走了吗?

+A -A

  陈氏医馆!   张世海震惊地看着陈嚣。   当年那次行动只有少数人知道。   不可能走漏风声。   唯一的可能就是漏网之鱼。   “你姓陈?你是陈家的人!”   “所以你今天是来找我复仇的?”   “真是太好了!”   张世海很是兴奋。   他相信,只要把陈嚣押送到父亲面前,自己一定能获得丰厚的奖赏。   甚至动摇大哥在父亲心目中的形象,让他继承宏达集团董事长的职位。   “看来张老板的脑袋还算灵光,只是既然知道我是来复仇的,就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有点不够分量啊?”   陈嚣轻声一笑,一眼看出对方的想法。   只是很可惜,双方的实力差太多了。   “小子,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别以为你废了武国梁,就可以目中无人了!”   “武国梁不过勉勉强强靠着药物达到半步武者,而我脚踏实地,只差一丝契机就能跨入武者的境界,他根本不值一提。”   武者等级中,每一阶段的实力都是天差地别,甚至是完全碾压。   陈嚣不过二十出头,能有多大的能耐,就算打败武国梁,也最多只是半步武者罢了。   张世海一副看着蝼蚁的傲慢表情,对着陈嚣摇了摇手指头:“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张世海全身猛然爆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身前数千斤的红木茶几,都被这股力量给震动数分。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黄毛寒毛都竖了起来,连忙退到了角落。   他又激动又害怕,一脸同情地看着陈嚣。   当年,他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就有幸见到张世海的恐怖实力。   张世海去其他酒吧砸场子的时候,面对二十多个练家子,愣是被张世海一人一拳,给秒杀。   没有一个人能在他手底下走过一招!   从那时候起,他就认定了张世海做老板,甘愿做他的马前卒。   也是拼借着惊人的实力,张世海才能在短时间内扩张到今天的势力。   黄毛不知道陈氏医馆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陈嚣今天一个人来挑战张世海。   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死!   “小子,我劝你还是跪下求饶吧,不然老板动手了,就有你苦头吃了!”   黄毛看着陈嚣那副自信的模样,忍不住嘲讽道。   “你叫黄毛对吧,那你应该认识一个叫黄狗的吧。”   “狗哥?你跟狗哥有什么关系!”   陈嚣淡淡一笑:“我把他废了。”   噗通!   黄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难以置信道:“狗哥是被你废了的......”   “混蛋,把送你到父亲面前时,我要好好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张世海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这件事他原本并不打算告诉黄毛,却被陈嚣给爆了出来。   “就凭你那还没达到武者的实力?”   “你竟然能看出我的实力?不过那又如何,你依旧只是蝼蚁,只有被我蹂躏的资格!”   话音刚落。   张世海一步跨出,拳头上携着的威势,席卷而来!   “太弱了!”   陈嚣摇了摇头,缓缓地伸出手,直接对轰过去。   哈哈哈......   张世海内心狂笑,白痴就是白痴,竟然和自己硬碰硬。   难道不知道武者之间的差距,是生死之别吗!   可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砰!!!   一道沉闷的响声。   他只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在了铁块上。   整个骨头都颤动起来!   竟是往后退了一步!   黄毛站在一旁,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被张世海打了一拳还没有倒下的人。   “只凭这样的实力,恐怕你连让我感觉到疼痛的机会都没有。”   陈嚣目光平静的看着他,缓缓收回手,双脚一丝一毫都没动。   “陈嚣,你很不错,我这么多年都没遇到过像样的对手,你算一个。”   “你要不是陈家人,或许我会收你做小弟,但很可惜,我今天必须废了你!”   咔嚓!咔嚓!   一道炒豆子的声音响起。   张世海的身形仿佛变大了一些,身上的气势竟是拔高了一截。   强大的实力,展露无疑!   “刚才那只是我用来迷惑敌人的实力,现在才是我真正的实力,半步巅峰!”   “就算如此,还是太弱了。”   陈嚣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依旧不为所动,甚至感觉到有些不耐烦。   张世海怒了。   他要废了陈嚣。   “死!”   一阵怒吼,张世海动了。   挥出的拳头,比刚才还要快还要强大,险些连空气都撕裂了。   这一拳下去,陈嚣必定骨头碎裂,深受重伤!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陈嚣忽然消失在原地。   他还没来得及惊讶,一道人影就出现在自己身前,肚子上更是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绞痛,仿佛整个肚子都被利刃给切开。   砰!!!   来时快,去时更快。   张世海整个人飞了出去,砸在红木桌上,印出了一个人形。   “哇......”   他一口喷出浓血,望向陈嚣的眼神,难以置信。   一旁等着看好戏的黄毛,两眼一翻,险些吓晕过去。   连老板都被他一拳击败,这还是人吗!   “我说了,你太弱了,为什么总是不相信呢?”   陈嚣蹲在张世海的面前,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武者!!!”   张世海感到莫大的嘲讽,但心里同时又感到无比的震惊。   对方逃亡的那些日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变得如此强大!   不过二十四岁,就成为了武者,就算是与三大武馆的天才比较,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啊!   但也仅此而已了!   “陈嚣,你以为你打败我,就可以复仇了吗?”   “在我之上的人,比比皆是,你的下场就只有死!”   张世海知道,那位掌握着整个东港,乃至江南省地下势力的“皇帝”,实力是多么强大。   别说是武者,后天武者,就连先天武者都替他效力。   陈嚣无异于螳臂挡车!   “我的下场还轮不到你来下定论。”   “今天我暂且不会杀你,我要你帮我跟那些躲在后面的人,带个话。”   陈嚣目光冰寒地盯着他,一字一句道。   “告诉他们,我陈嚣回来了!”   “三年前陈氏医馆的仇,我会一个接一个的报!”   ......   ......   浪潮酒吧。   一群纹身大汉,紧盯着行政部一群人,没有人敢逃跑。   “陈嚣,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从陈嚣离开到现在,秦瑶那是坐立不安。   毕竟,陈嚣是为了自己才强出头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良心不安。   “都怪那个陈嚣,出什么风头,要是把秦瑶交出去,我们怎么会被困在这里走不了!”   “就是,这秦瑶真自私,一点都为大家着想,不就是陪喝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下惹怒了毛哥,事情才会变得这么麻烦!”   被困得久了,部门里的同事,都开始责怪起陈嚣和秦瑶。   听着这些抱怨,秦瑶恨不得一人一巴掌,打烂他们的嘴。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要不是陈嚣,那几个女同事,早就被拉去陪酒了。   “那个陈嚣惹怒毛哥,这下死定了,听说毛哥废掉的人,没有一百也就有几十啊!”   “那也是他活该,谁让他不自量力?”   “可是他不是说认识毛哥老板吗,会不会是真的啊?”   “肯定是假的,张老板是宏达集团的二公子,手里有钱有势,他一个刚进部门的屌丝,会认识这种级别的人物?”   “卧槽,那他不是......”   “哼哼,敢打着张老板的旗号吹牛逼,绝逼死定了!”   ......   “你们说什么,要不是陈嚣,你们早都像苏扬和林凯一样躺在地上了!”   秦瑶再也忍受不了他们的闲言碎语,争辩道。   “呵呵,要不是你和他,我们早都可以走了!”   胡丽莎冷冷鄙视了秦瑶一眼,不长请病假后,部门就属秦瑶最漂亮,那些男同事都围着她转,就连苏扬的眼里都只有她。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落井下石,狠狠地踩秦瑶几脚。   男同事闻言连连点头,也对秦瑶生出不满,这让胡丽莎心里很爽。   “你们!”   秦瑶看着这群人,眼泪都快被气出来了。   “秦瑶,我看你是喜欢上那个陈嚣了吧,啧啧啧,真是一对狗男女,可惜啊......那陈嚣死定了,没准现在就飘在海里呢!”   胡丽莎眯起了眼,冷嘲热讽道。   “不是我说你,你嘴巴真的很贱啊!”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胡丽莎循声望去,瞬间傻了眼,惊恐道:“陈......陈嚣!”   所有人震惊了。   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这不可能啊!   看到这一幕,苏扬和林凯如坠冰窖。   早知道陈嚣这么牛逼,竟然真的认识张老板,他们哪里还敢搞这一出!   秦瑶也愣住了,嘴巴张开成一个O形,一脸惊讶。   “怎么,我回来很奇怪吗?对我这么没信心?”   “我都说认识这里的老板了,还聊得挺好的呢,所以误会就解除了啊。”   陈嚣摊开手,对着秦瑶使劲地挤弄眉毛,一副我就是牛逼的表情,要多欠揍有欠揍。   噗......   秦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都被他给逗笑了。   “我们可以走了吗?”   陈嚣玩味地看着黄毛笑了笑。   “当......当然,陈哥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浪潮酒吧就像您的家,随时欢迎您的回家!”   黄毛吓得汗都出来了,陈嚣的实力太恐怖,他可惹不起!   毛哥刚才叫陈嚣什么?   我没听错吧?   众人齐齐看向陈嚣,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范围!   那刚才......陈嚣可不是都听见了?   “谢谢毛哥,那我们先走了......”   既然误会解除,一群人顿时如释重负,连忙感谢黄毛,但对陈嚣却没有说半句感谢的话。   秦瑶气得瞪圆了眼睛。   这群人刚才还讽刺陈嚣,现在被救了,竟然连句感谢都没有!   陈嚣不爽地皱了皱眉头,对黄毛使了一个眼色。   黄毛顿时心领神会,看着这群不知感恩的人,就连他都感到恶心,语气冰冷道:“走什么?我让你们走了吗!”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我们是兄弟一世之尊都市圣医超级灵气我真是大明星天火大道混世小农民神医小农民特种兵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