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远古武者遗迹

+A -A

    那禽鸟浑身赤红色的羽毛,每一根都像是燃烧着的火焰,头顶着美丽的冠羽,身后拖着三条长长的绚丽尾翎,不断有火星星星点点,就像是传说中的凤凰一般,但却美丽炫目至极,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高贵的绚丽色彩。

    那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她身旁的凤凰样子的魔宠仰天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

    云昂仰天看着这一幕,看的浑身冰冷,森寒涌上心头,那美丽的女子身材曼妙,宛若仙子一般,但其心肠简直毒如蛇蝎。

    他们为了打开什么远古武者的遗迹,和化形魔兽联手,发动魔兽屠城的狂潮,血祭包括云泽堡在内的方圆八百里,布置下这般恶毒的‘血灵大阵’,以无辜的百姓的鲜血和怨灵,只是为了打开那什么遗迹。

    她视下方的人族,也是她口中的贱民的生命于不顾,就像是对待路边的蚂蚁一般随意的捏死,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情。

    而天空中,那‘黑冥王’这般冷血的化形魔兽也没有想到那女子竟然会做得这么决绝,一时间像是没有反应过来,气势被狠狠打压。

    而那白衣剑客像是已经等不及了,他冷漠的声音响起,根本不关心下方末日般灭绝人性的凄惨场景,开口说道。

    “天凰郡主,黑冥王,这般无谓的对话没有什么意义。玄都遗迹是远古武者所留,里面藏着远古武技的奥妙,甚至还有传说中的魔宠和宝物,又岂是那般好打开的?我们既然已经发动了魔兽屠城狂潮,发动了血祭,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吧,剩下的就各看本事了,如何?”

    那天凰郡主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道。

    “既然萧剑主都这般说了,妾身一介女流之辈,又怎敢不从?那就这样办吧。”

    紫袍‘黑冥王’屹立在黑色光柱中,冷笑着看着他们对话,身后天空中刮起了黑色的魔风,更多的千奇百怪的魔兽出现,到处吃人,血流成河,人间惨剧。

    天凰郡主冷笑着,大地上的‘十方绝灭血灵大阵’彻底发动。

    轰隆,方圆三百里的大地裂开,无尽的魔气汹涌而出,吞噬了无尽的生命,无论是人或者牲畜,甚至是那些吃人的魔兽,全部被吸干了血液。

    血红色的滔天魔浪席卷着无数死人的怨魂和血气,往往尸体还在那里,但下一瞬间被席卷着立刻干枯,变成干尸,血和怨灵凝聚成一条条血色的魔线,不断的构建,形成一个庞大无比的立体的阵法,纵横交错,一道血光延绵到远处无尽的地平线上。

    “天哪,这群人疯了。”

    云昂在魔怔之下,周围八百里村镇所剩人不足寥寥,人烟毁尽了。

    那位白衣剑客萧剑主全身笼罩了一团白光,整个人陡然间化作一道长达十丈的巨大光剑,骤然间射向那道血光所指向的方向。

    同时那位天凰郡主口中轻轻呵了一声,她身旁的那只庞大的三尾天凰仰天发出一声鸣叫,庞大的羽翼陡然张开,便化作一团红光,融入到那位天凰郡主的身体之中。

    三尾天凰消失,那位天凰郡主曼妙的身姿悬浮在天空中,她的后背却陡然张开了一对长达数十米的庞大的艳丽红色羽翼,猛的一扇,同时化作一道红色虹光,也冲上了去。

    天空中的魔兽还在出现,但地面上的云泽堡这以往平静安稳的人间乐土在此时此刻早已经化作了人间炼狱,恐怖的嗜血狼、密密麻麻的毒蜂和带着腥风血雨蚁群,将这里彻底的化作炼狱。

    更恐怖的是那最恶毒的‘十方绝灭血灵大阵’,将所有死去的生命他们的鲜血,他们的怨灵,他们的怨气全部化作大阵的养料,封锁了所有人逃生的希望。

    每个人都在苟延残喘,只有运气好的人躲过了血灵大阵的席卷,看着这末日的景象。

    “怎么敢?他们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做?”

    云昂被霍恩护着逃出了水田,躲在一座坍塌的院墙的缝隙中,仰天看着那天空中的血腥大阵,他的小脸已经成了一片煞白,两眼无神的看着天空,几乎成了行尸走肉。

    就在刚刚,他亲眼看到自己儿时的玩伴一个个惨死,叫小薇的小女孩直接被魔兽撕裂,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凉的尸体,鲜血还在流淌。

    这些魔兽在杀戮,只是为了杀戮。

    霍恩死死地按住云昂的身体,他焦急的说道。

    “云昂少爷,你不要轻举妄动,咱们对付不了的。”

    云昂死死的咬住嘴唇,鲜血从他的唇角流落下来,他父亲在逝后留给他的最后的一块土地此时已经沦为了一片焦土和炼狱。

    他的手掌心在流血,手指头狠狠的抠进掌心之中却毫不自知,难以形容的愤怒和仇恨使得他看向天空中的眼睛都已经充血。

    霍恩在身后按着他,脸上却带着深深的绝望和灰白之色,“怎么会这样?真是无妄之灾啊。”

    魔兽肆虐一共持续了半小时,所有的魔兽突然撤退,撤回了那黑色光柱中,只留下满地的鲜血和狼藉。

    然后,黑色光柱也消失了,大地血红一片。

    没有了遮挡,那最恶毒的‘十方绝灭血灵大阵’渐渐平息,天空中再次晴朗,阳光洒下来,但下方的云泽堡早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

    那一身白衣的萧剑主和天凰郡主再次出现在天空中,萧酝一身白衣斑驳,但仍然丰神俊朗,冷漠的声音响起,道。

    “估计不足,玄都遗迹只打开了一条缝隙,没想到里面竟然会有魔雾阻挡,里面有不可知的危险,连黑冥王都受到重创,这次被那遗迹遁走,下次再想要找到它就更难了。但是事涉远古武者的奥妙,我不会轻易放弃,只是今日事情作罢,等任何一方找到消息,咱们再行联络吧。”

    说完,他化作一道剑光骤然间消失在原地。

    “真是没有感情的男子啊。”

    天空中的天凰郡主轻轻的振动身后的天凰羽翼,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一片焦土和人们失魂落魄的哭泣之声,却并没有露出同情之色,仿佛刚才做出一切的她并不是罪魁祸首,而这些她口中的贱民的确像是蝼蚁一般。

    她芊芊玉手轻轻地捂住秀美的口鼻,清澈的声音响了起来,“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没想到竟然功亏一篑,下次想要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她正在天空中略微思索着,秀眉微蹙,心情烦闷,突然冷笑着说道。

    “这‘血灵魔教’的血阵也不怎么样嘛,还有那么多漏网之鱼,一个个贱民,我都失败了,你们怎么还不去死。”

    “嗯。”

    天凰郡主一双威严狭长的凤目向下方看去,纯粹是为了泄愤一般,下面坍塌废墟之中的一个个侥幸没死的人,无论是男人、女人还是小孩,直接一个个‘噗噗噗’的头颅炸开,红的白的鲜血脑浆喷了一地。

    眨眼间,她看向的那个方向,一片片废墟下原本还侥幸活下来的村民再也没有能够逃脱得了厄运,尽皆死绝,而她目光所注视的方位最边缘处,正好有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侥幸生还。

    在不远处的霍恩看到这一幕,心都凉了半截。

    “云昂少爷,快跑。”

    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天凰郡主朝着云昂看下来的那一眼的瞬间,云昂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压力涌上心头,同时紧跟着的就是致命的杀机,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但是被那股压力压制着,他就这么移动不了半步。

    “叽。”

    就在这一瞬间,一直爬在云昂身边的他已经养了三年的魔宠环纹钢星龟口中发出一声绝望凄厉的怒吼,骤然间化作一道乌光。

    那环纹钢星龟竟然突破了防线,化作一面巨大的黑沉沉的龟壳盾牌阻挡在了云昂的面前,但它也仅仅坚持了不到一秒的时间,整个环纹钢星龟轰然间炸开,龟壳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大奔……”

    一声凄厉的吼叫,云昂几乎是眼角流出血泪的看着这一幕,看着他有生以来第一只魔宠为了救他一命,在自己眼前被人打成四分五裂,紧跟着就是一股灵魂契约断裂的巨大痛苦,然后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到他的胸口。

    云昂隐隐的听到自己的胸口骨骼碎裂的声音,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耳边最后传来霍恩焦急的呐喊。

    “哼,一个贱民,运气倒是不错。”

    天凰郡主冷冷的看了一眼,又重新把目光收了回来,口中喃喃说道。

    “谋划了那么久,请动了冰澜上国的萧酝和黑冥王出手,竟然还是功亏一篑,真是扫兴。看来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她再也没有兴趣朝下方多看一眼,整个人化作一团炙红色的火光,同样消失在云泽堡的上空。

推荐阅读:异世之猎艳天下超神级诱惑仙武同修万龙神尊农家仙田灭世武修逆天邪神雪鹰领主带着科技闯高武永夜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