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基础剑法

+A -A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又是半年以后。

    苍雷宗乃是崇卫国八大宗门之一,宗门地处于苍雷山脉的最深处,云蒸霞蔚,飘渺不知处,苍雷宗的创派祖师也在此立门立派,故此才名为苍雷宗。

    此时在苍雷宗外围的外门弟子的居住处,其中一间松木板搭建的木屋之中,云昂正一个人手持精铁长剑演练着剑法。

    他手中剑法剑招一招一式,看起来轻飘飘的没有丝毫的力气,但是所用剑法却极为精准,每一招都直指要害,变招如流水,丝毫没有停滞之处,显然他对此剑法已经浸淫了很久的时间,摸透了其中的要诀。

    “这碎星斩是我家传之法,乃是位列三阶巅峰级的武学,可以用在刀法上也可以用在剑招之上,我也修炼了大概三年的时间了,但是一直推进到第四斩,在半年前环纹钢星龟‘大奔’为救我死后就再无寸进,此法要体悟星辰之力,看来没有星辰属性的魔宠的辅助,想要将这门武学修炼到大成之境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云昂收起长剑,面露难色,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半年前灵魂契约断裂,大奔死亡,我的灵魂本源受创十分严重,现在修炼武学根本不敢大肆催动元力,唯恐伤势加重。看来只有等待灵魂伤势痊愈后再行决定了,不过应该就是这几天的时间了,只需要那种感觉再来一次就能够做到……”

    一想到自己的第一只魔宠‘环纹钢星龟’大奔为了救自己在自己眼前炸开,血肉横飞的场面,云昂就心绞痛,

    他发誓要报仇,不为别的,就为了‘大奔’和‘荀爷爷’,也为了云泽堡死去的所有的人们,他也一定要向那个疯女人复仇,不论前途多么渺茫,多么坎坷,就算是终有一日要面对整个世界,他也九死无悔。

    天齐王朝的‘天凰郡主’秦璇玑、冰澜王朝第一剑道宗门‘冰莲剑宗’四大剑主之一萧酝,还有那掀起魔兽屠城狂潮的‘黑冥王’,这些人他一个也不原谅,一个也不放过。

    “哎,不知道阿星怎么样了,它之前养伤躲了起来,不知道躲过那场灾难吗?希望它没事啊……”

    云昂心中想着,便在这时候一股奇特的感觉突然间涌上心头,他只觉大脑中一片清明,仿佛看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楚了。

    整个人的思绪疯狂扩散,在这一刻,他好像不是他自己,而是与周围的高山,周围的流水,周围的空气,乃至于整个苍雷山脉连在一起,但是他的思维却还独立存在,云昂脸上露出了然的表情,赶忙回到床榻边坐下来。

    “这种状态终于又出现了。”

    他坐在竹条编织的蒲团之上,那柄宗门发下来的精铁长剑就随意的搁在桌子上,连忙运转体内的元力,一点点神秘力量从周围席卷而来,快速的融入他的身体之中。

    云昂仿佛融于天地间,在这一刻,他不是他自己,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是天地的一份子,天地的神秘能量涌入他的体内,在他的眉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的抖动,然后云昂体内的元力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以小周天的运转规律快速的运行,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大概过去了两三个时辰,云昂体内的元力已经整整运转了一百二十个的小周天,他猛然睁开了双眼,两道精纯的光芒绽放了出来,就像是充电了似的,一股强大的元力从他的身体中散发出来。

    铸基境第四阶突破,正式进入了铸基境界的第五阶。

    “终于突破了。”

    云昂感慨的说了一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此时他感觉到大脑一片通明,体内的元力热流流遍全身,十分的舒坦。

    “真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那种奇特的神秘感觉又出现了,元力突破到铸基第五阶,我半年前所受到的灵魂损伤也基本痊愈了。”

    这个秘密还是他最近两三个月才发现的,当初父亲曾经的魔宠‘星鳞网纹蟒’阿星从自家水井下的地下暗河中给自己带出来一只奇特的木雕兽神雕像,那兽神雕像裂开,其内藏着的那团神秘的光球跑入了他脑海之中,导致了他的元力觉醒。

    因为觉得这秘密太过于离奇,而且也怕荀爷爷他们为自己担心,云昂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而那团神秘的光球也安安稳稳的在他脑海中呆了两三年,一直没有其他的动静,他也就放下心来。

    后来半年前云泽堡遭受的那次灭顶之灾,他被天凰郡主的元力所伤害,大难不死之后却似乎意外开启了某种权限,那神秘的光球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时的会放出一股清流凉意。

    每次借着这股凉意,自己就会陷入某种神秘的玄之又玄的状态中,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自己就是天地,天地就是自己,自己似乎与天地自然连接,似乎与脚下的山脉联系,它们都在帮助自己,反哺自己。

    而在最近两三个月,脑海中的神秘光球释放的凉意就越发频繁了,特别是到了最近这一个月,几乎是每天一次,只是时间不固定。

    云昂灵魂受损,整日在房间里休息,因为之前变卖了云家的田产和家产,送了大把的银子给了苍雷宗外门的管事,所以也没有人管他。

    云昂在苍雷宗外门中默默无闻就这么度过了大半年,但借着脑海中那神秘光球时不时释放出来的那股凉意,他的元力修为却在稳步上升,只用了两三个月就突破进入了铸基境界的第五阶段,竟然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上了一半的时间,而且灵魂所受的伤势也在这段休养过程中逐渐痊愈。

    “这种和天地自然万物融为一体的状态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传说中所有武者都梦寐以求的天人合一的状态?”

    云昂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外门藏书阁看到的一本典籍,上面提到武者梦寐以求的一种神秘的状态,天人合一,属于可遇不可求的顿悟状态,玄之又玄,众武者求之不得,一生也很难遇得上一次。

    因为灵魂受损,云昂平常不敢过多用力,大半时间都是在稳定元力的修炼之上。

    现在灵魂伤势痊愈,元力也突破到铸基境界第五阶段,他就可以正式的借助脑海中那神秘光球每日释放的凉意,进入天人合一那神秘的状态境界来修炼。

    趁着脑海中神秘光球的效果还在,自己还处在天人合一的玄之又玄的神秘状态中,云昂赶忙从竹榻之上的枕头下抽出一本泛黄的书籍,上面画了无数个演练剑招的小人,还有元力运转的线路图和密密麻麻的红色小字。

    这是苍雷宗外门弟子需要修行的——《基础剑诀》。

    因为钱送的到位而且分量又足,外门的刘管事对他还是十分照顾的,不但没有日常的外门服务,而且这所修炼的基础剑诀还是刘管事派人送过来给云昂的。

    只是云昂一直忙于元力修炼和弥补灵魂受损的事情中,没有时间来仔细的翻看推演这本《基础剑诀》。

    而现在趁着‘天人合一’的状态还未完全散去,云昂赶紧趁热打铁,翻看这本泛黄的秘籍。

    苍雷宗创派三百余年,比崇卫国的历史还要长,这些基础秘籍虽然是外门弟子的基础剑诀手抄本,但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弟子的手,也没有多少人能够从其中变出花样来。

    但云昂知道这些是最基础的剑诀,苍雷宗几乎大部分的剑招武学都是从其中演化而来,打基础极为重要,他自然不敢马虎。

    “这是平沙落雁式……”

    “这招式是背水一战,这一招是金玉良缘……”

    “这一招偷天换日尤其的精妙,乃是以奇特的御剑手法变幻莫测来迷惑对手,达到借力使力的作用。”

    “咦,这招黄道吉日厉害,能够催发全身的元力,以一招聚集为极限破敌,威力刚猛无铸,实乃上乘的剑招,不愧为苍雷宗的基础剑法。”

    “嘿,这一招好是精妙……”

    寂静的松木板简陋木屋之中,深深陷在天人合一的玄妙状态中,云昂一手拿着翻得破烂的苍雷宗《基础剑诀》秘籍,另一手拿着宗门下发的精铁长剑,一边说话一边不自觉的比划着。

    倏忽间他觉得心中偶有所动,浑然天成,手上不自觉的施展开来,同时体内的元力快速的运转,就听到嗖嗖的几声犀利的剑气之声传来,立刻将云昂的惊醒过来。

    他再一看地面上,被他悄无声息的划出来一个大大的‘剑’字,全是剑痕刻划,虽然精铁长剑锋利无比,但竟然能够入地半寸,说明他的《基础剑诀》在翻看了一会儿,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已经入门了。

    云昂心中不由得一振,再感知一下脑海中那神秘光球释放的凉气已经消失不见,他也退出了那离奇的天人合一的玄妙状态中,但他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失落。

    在那种天人合一状态下,自己借助天地之力来修炼,别人可遇不可求的顿悟在自己这里成了家常便饭,按照那神秘光球释放凉气的每天一次的频繁速度,自己怕不是一个星期就能够将这本基础剑诀上的二十四招剑招彻底掌握。

    想到这里,云昂心中都是振奋了起来。

推荐阅读:万龙神尊异世之猎艳天下逆天邪神琴帝仙武同修灭世武修超神级诱惑诸天至尊永夜君王雪鹰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