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天撕碑手

+A -A

    旋即张筱云想到了柳管事的背景,连忙走到温清夜旁边,担忧的说道:“夫君,算了吧,柳管事他....”

    温清夜摆了摆手说道:“你站在旁边站着就行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

    张筱云一看,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站在旁边。 W≈WW.81ZW.COM

    “温清夜,你快放了我,我保证当做什么也没....”

    “啪!”

    “温清夜,你别落在我的手中,要不...”

    “温清夜,你可知道我是张川公子的手下,你要是.....”

    温清夜神色一冷,皱眉道:“张川!?”

    “没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他指使的,我告诉你,张川公子可是练气九重天的高手,你.....”

    “我会找他的!”温清夜冷哼道。

    “啪!”

    温清夜举起自己手中的鞭子,不断的抽在柳管事的身上,没一会,柳管事的全身就血肉模糊了,晕了过去了。

    温清夜走到柳管事的身边,然后一脚提醒了柳管事。

    “啪!”

    柳管事眼睛一睁开,就感觉全身火辣辣的疼,然后一道鞭子再次抽了过来。

    “温公子,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柳管事跪在地上,整个人身上全是血,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了。

    周围的丫鬟都是看的惊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温清夜竟然打败了柳管事,难道传言都是假的”

    “柳管事竟然跪下求饶了,他给温清夜跪下来了”

    “温清夜为了云儿竟然直接鞭打柳管事,云儿真是好福气”

    ...........

    温清夜淡漠的看着跪在地上,血肉模糊的柳管事一眼,缓缓说道:“当年我很少杀人的原因,是因为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在我面前放肆了,现在我不杀你,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不屑”

    虽然没有暂时杀了这个柳管事,但是温清夜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

    柳管事一听,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欣喜若狂的说道:“是,是,多谢温公子的不杀之恩,多谢温公子的不杀之恩”

    温清夜扶着旁边的张筱云说道:“我们走吧”

    温清夜虽然没有杀柳管事,但是温清夜刚才用了一种特殊的秘法,以后这柳管事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了,一个废人,还是一个大家族的管家,张府的人会怎么做?

    张筱云在众多丫鬟的羡慕的注视下,脸色有些羞红的离去了。

    回到了家中,温清夜让张筱云躺在床上,然后拿出了一些简单的药材。

    温清夜说道:“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

    “知道了...”张筱云就身影就像是小猫一样,然后点了点头。

    张筱云将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了一个肚兜,尤其是她背对着温清夜,温清夜将她的身子看个通透。

    张筱云的皮肤很白皙,而且骨头很明显,一看就知道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尤其此刻身上却多了一些血痕,温清夜看着不禁有些心痛起来。

    温清夜拿起药材慢慢的涂在张筱云的身上,张筱云感觉伤口一凉,然后就是极为清爽的感觉。

    温清夜的手慢慢移到了下面,张筱云不由的感觉身下有些异样。

    “嗯~”

    温清夜听到张筱云呻吟声,不禁老脸一红,“咳咳,马上就好了,你在忍耐一下”

    温清夜最终将药材全部涂抹完了,然后说道:“今晚你就趴着睡觉吧,要不然会很痛的”

    张筱云甜甜的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温清夜也走到灯火旁,轻轻吹灭了烛火。

    趴在床上,张筱云感觉背上一阵的清凉,还有旁边细微的呼吸声,平生第一次,她感觉到了一种安稳,一种浓浓的幸福感涌上心间,后来,她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

    第二天,温清夜醒来的时候,张筱云已经不见了。

    温清夜走出了房门,只见张筱云正在洗衣服。

    “你在干什么?你现在还有伤呢?尤其是你的手”温清夜走到张筱云的身边,抓起她的手说道:“你自己看看,手上的伤还没好,怎么能见水呢?”

    张筱云指着衣服,毫不在意的说道:“等我洗完了这些衣服再说”

    “我来洗吧”温清夜说道。

    张筱云一听,有些着急的说道:“这怎么行?我怎么能让夫君洗衣服呢?”

    “你站在旁边就好,我来洗吧,没事”温清夜说完,就站在张筱云旁边的位置开始洗着衣服。

    张筱云一看,心中不禁有些感动起来。

    仿佛想到了什么,张筱云看着温清夜问道:“夫君,我看桌子上多了半包药材,那是干什么的?”

    温清夜笑道:“哦,那是我用来做成药浴修炼的,可惜只买了一点,再用一次就没了”

    “哦”张筱云点了点头,心中好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温清夜洗完衣服,就让张筱云去休息了,然后自己又去熬制那个药浴。

    两个时辰过后!

    温清夜从房门走了出来,此刻他感觉全身一阵轻松,这药浴开始对修为的增长见效还是很快的。

    经过这一次药浴,他的修为也突破到了练气六重天,终于可以修习自己的比较低级的掌法了。

    大天撕碑手!共分为三式。

    第一式,大天手!

    第三式,撕碑手!

    第三式,大天撕碑手!

    第三式也是前两式之合,威力巨大,可轻易分筋裂骨,但是以练气六重天的修为肯定是施展不出来的,温清夜估算了一下,最少需要练气八重天。

    “大天手!”

    温清夜一掌猛地拍了出去,周围狂风大作,枯叶不断的旋转起来。

    “砰!”

    一道掌印拍在墙上,墙上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撕碑手!”

    温清夜整个身躯往前一探,然后胳膊爆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全身的元气都运转了起来。

    温清夜练习了一阵子,感觉找到了曾经的那种熟悉之感后才停止修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大天撕碑手如果算品级的话应该算是五品武学了,五品武学在凤城这种地方已经算是比较了得的武学了,要知道整个温家也就只有一部五品武学而已,这五品武学保护的极其严密。

    温清夜十二岁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温煦在练习这五品武学天鹰爪,温煦竟然让温清夜跪在祠堂五个时辰,这期间不允许他踏出祠堂一步,也不允许别人来看他,可想而知其中的保密有多严重。

    武学共分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八品武学就是这个天武国最高的武学了,传闻天武国皇室的手中就有一套八品武学,乃是从宗门之中得来的武学,不是皇室之人不得修炼。

    而在温清夜的心中,恩怨一直分的明明白白,温家是如何对他的,他是不会忘记的,既然温家那么看重温同宇,把他当做一个弃子,他又怎么会将自己的武学白白送给温家呢?

    “夫君,该吃饭了”

    张筱云这个时候从房中走了出来,大声呼喊道。

    温清夜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灶房。

    一进入灶房,温清夜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奇怪道:“怎么还是粥?而且桌子上全是一些素菜?”

    张筱云一听,脸色有些煞白了,“夫君要是不喜欢,我这就去给你重新做”

    温清夜一看,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你看你如此的清瘦,不能天天只吃青菜之类,应该吃一点肉食”

    张筱云一听低头说道:“没事的,我不喜欢吃肉”

    温清夜摇了摇头说道:“你不喜欢也不行,那也是要吃的,这样你的身体才好”

    张筱云低着头,在那里细嚼慢咽的吃着,听后点了点头。

    温清夜看到菜都是往他这边放的,而张筱云也只是吃着靠近自己的饭菜,温清夜忍不住出手帮助他多夹了一些菜说道:“来,多吃点”

    张筱云看着碗中的菜,身躯有些颤抖,心底那最深的一根琴弦被深深的触动了一下。

    她自小就生活在张府,由于脸上的伤,还有是张家家主酒醉之后和一个侍女所生的,所以地位低下,有的时候甚至不如侍女。

    张筱云唯一对她好的也就是她的娘亲了,但是就在前不久就去世了,就在去世没几天,张华就把她许配给了温清夜。

    温清夜笑了笑,然后开始动起了筷子。

    (本章完)

推荐阅读:都市奇缘逆天邪神神宠降临星魂战神从地球开始变强带着科技闯高武巫神纪超神级诱惑琴帝农家仙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