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回返中土遇奇观

+A -A

度过雷劫,结成阴神,太玄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陡然发现眼前世界跟以往的不同,整个天空仿佛明亮了许多,烈日当空,抬眼望去,之前看去还有些刺目的大日,如今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大火球罢了。
    太玄伸手一抓,一道青木之气在他掌心盘旋。须臾,青木之气化作了戍土元气,接着元气变幻,五行流转。
    他发现对天地灵气的掌控比之以前,也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了解了跟以往的不同,适应了现在的道行境界,他散去了缠绕于指尖的灵气。
    冯薇跑到了太玄近前,关切的问道:“老师,怎么样,是不是哪里感觉不适?”
    太玄摇头轻笑:“很好,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冯薇暗松了一口气,“没问题就好,吓死我啦!真没想到,雷劫竟然如此的厉害,难道以后我也会经历这些,真是太可怕了。”
    太玄收敛了笑容,扭头瞥了冯薇一眼,毕竟入道的时间太过短暂,道心不坚,被这一点小困难吓到了,“修道之途要持有勇猛精进之心,斩却怯懦执念,一往无前,这一点小小的危险就把你吓住了。”
    冯薇为自己的胆小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吐了吐香舌。
    太玄见徒弟这幅模样,也不好继续说教下去。
    是夜,月朗星稀,太玄遁出阴神夜游,心念一动便是千里之外,南山采摘朱果,北海畅饮仙泉,悠游逍遥,直至法力快要告罄才尽兴而归。
    道之修行不计年月,这一日,归期以至,太玄领着冯薇来到了草原上的那一片湖泊。
    冯薇站在岸边,回首看着来路,心中踌躇,这就要离开这里了,虽然她在这里已然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什么牵挂,可是这里毕竟是她出生的地方,如此离去,还有着一丝丝不舍。
    太玄拍拍冯薇的后背,轻声道:“好了,走吧,等你修道有成,想要回来的话,随时可以回来。”
    说罢,他牵起冯薇的纤手,运避水诀跳入了湖中,来到了那道光门前。
    光门依旧闪烁,六十年过去了还是和他来时一样,矗立那里,仿佛亘古永存,岁月长河也无法侵蚀改变。
    太玄毫不犹豫的拉着冯薇投进了光门,刹那间,斗转星移,再次来到了先天阵中,只是当初这阵法就拦不住他,现在他的修为更上一层楼,想要脱出也更加的简单了,所以,片刻后,两人轻轻松松的脱阵,来到了阵外的岩洞。
    两人沿着高低不平的山洞一路向前,不一会,终于走出了洞窟,见得天光。
    站在洞口,桃毒谷还是桃花依旧,粉红妍丽,氤氲彩气蒸腾。
    两人架起遁光飞跃了桃毒谷直奔东方飞去.
    广阔的莽苍山一望无际,二人化作流星在上空一闪而过。
    饶是两人遁光迅速,等他们走出苍莽山脉的时候业已是一天之后了。
    就在两人继续向前飞遁时,忽然发现了一座巨大的山峰在空中移动。
    冯薇一把拉住了太玄的袖子,惊呼道:“老师,那……那是什么?怎么有一座山峰在飞呀。”
    被冯薇一拉,两人停下了遁光,凌空而立。
    太玄见此奇景,也是惊讶,愣了一下,直接奔向了飘飞的山峰。
    万丈高山青葱幽幽,在空中徐徐前进,底下一个青衣壮汉正轻轻挥舞着金鞭。
    这金鞭杯口粗细,共分九节,节节都印着金符,壮汉每一次挥动,金鞭都会发出七彩光华罩住山峰,光华一闪,山峰便向前飘飞数里。
    “这位道友,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壮汉专心致志的挥舞着金鞭,赶着大山,浑然不觉太玄和冯薇的到来。当太玄问话时,他才恍然发现有两个陌生人突兀的来到了他的身侧。
    壮汉扭头看了两人一眼,虽然陌生人的搭讪让他很惊讶,但他的神经也很是粗犷,根本就没当回事,咧开大嘴冲着两人一笑,听到太玄所问,瞬间变得愁眉苦脸。
    “还能干什么,没看到我在赶山吗?”
    “哦,对了,在下风游子,未请教两位道友高姓大名?”壮汉自我报名后问起了两人的名字。
    太玄稽首一礼,“贫道太玄,这是小徒冯薇。”
    “幸会!幸会!”风游子还礼。
    说话间依然挥舞着金鞭赶着山峰继续前进,巨大的山峰轰隆隆的排开罡风,遮天蔽日不外如是。
    “道友好神通呀。”太玄啧啧称赞道。他看的分明,这风游子还是元神的修为,并未成就天仙,却拥有如此大的法力可以驱使山脉。虽然是依仗手中金鞭的威力。其法力道行也不可小觑,真乃神通无量。
    风游子纵使性格豪爽,但听到太玄毫不掩饰的赞扬也不禁脸色微红,连连摇头,“全仗这赶山鞭的威力,我哪里有这样的神通呀。”
    “就这样也很厉害了。”冯薇眼睛放光的看着风游子手中的赶山鞭。
    娇俏清亮的女儿声让风游子酥麻了半边身子,小美女的称赞让他很受用,骄傲的扬起头。
    太玄何等样人,一眼就将对方的脾性看透了,风游子如此表现,就知道此人是个直肠子,城府不深。
    “这山要搬到什么地方去呀?”太玄问道。
    风游子一脸的苦相道:“唉,还很远,需要弄到东海边上。”他颓丧的叹了口气。
    “那就是百万里之外了,确实很远呀!”太玄点头应是。这里离东海那么远,也不知道风游子的法力能否足够撑的住。
    “谁说不是呢?都怪古松居士这个狡猾的家伙。”风游子悻悻的道。
    他话音刚落,后方忽然传来了一声鹤戾,一只白鹤排开云团自远处飘飘荡荡的飞来,鹤背上斜坐一人,还未靠近,悠悠的声音便已传了过来。
    “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呀,你说是不是?风游子道友。”
    风游子被人抓了个现行,很不好意思,扭头呐呐不言。
    太玄和冯薇循声望去,白鹤越来越近,坐于鹤背上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
    来人是个老者,鹤发童颜,看似已是垂暮之年,但腰背挺直,红光满面。
    老者转瞬间便已到了近前,太玄与其对视,发现其眼神平淡冲和,宛若平湖之水不起波澜,眼眸深处又好似繁星点点,深邃不可莫测。脸上笑意盈盈,却是一和蔼老者。
    “古松你来干什么,是要监督吗?放心吧,大丈夫一诺千金,你的要求我一定会做到的。”风游子一脸的不快。
    古松居士没有搭茬,只是笑笑,下了鹤背,转身对着太玄两人见礼问好。
    太玄两人还礼。
    “古松你这老杂毛,赢了也就赢了,还专门过来笑话我,是不是有些过份了.小心我跟你翻脸。”风游子虚着眼睛斜视古松居士。
    古松居士笑了笑道:“道友说笑了,你我数百年的交情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哪里会笑话你呀?”
    “哼!就是因为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交了你这样的朋友才是让人悲痛的事情。”风游子不屑道。别看古松居士长得慈眉善目的,他深知对方不是省油的灯,心思深沉着呢。
    “唉!没想到我在道友心中竟然是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寒心。”说罢,古松居士重新上了鹤背,作势欲走。临走之际,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别忘了前面是什么人的地盘,没有我的话……哼哼……”
    风游子一征,这才想起,前面可是悬空山的地盘。
    悬空山是中土第一仙山福地,也是一个在中土世界数得着的修道大派,元神真人都有十多个,掌门许攸的境界也是高深莫测,虽然没人见过其出手,但据说已然接近了天仙,只差一步就能飞升九天仙界。因此整个门派声势欲隆,一时无两。
    悬空山灵物奇绝,耸立高空不接地气,山势连绵,云中隐现,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
    风游子发怔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想要前行,必须经过悬空山,而他小派出身,跟悬空山里之人毫无交情,驱赶着山峰浩浩荡荡经过悬空山一定会惊动他们,想要过去很难。
    而古松居士就不同了,他出身于海外大派浮云岛,浮云岛与悬空山两派交好,想要通过确实需要古松居士在其中斡旋。
    想到这里,风游子急忙叫道:“唉,慢着!”不过喊完之后他便后悔了,他辛辛苦苦的赶着大山,从头到尾是因为古松居士的要求,如果过不去,该着急的是对方才是,自己急吼吼的算是怎么回事呀。
    果然,听到风游子叫停,古松居士便乖乖的停下了,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风游子。
    “这回又上了这个老猴子的当了”风游子暗自咬牙。脸上肌肉抖动。
    太玄和冯薇见到两人针锋相对的样子感到好笑。
    “哈哈!道友既然叫我停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古松居士大笑。
    “滚!滚!滚!”风游子听见古松居士的取笑,不禁恼羞成怒,连连挥手赶人。
    眼看风游子好像真的恼了,古松居士赶紧收敛了笑容。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兵王乡村艳情小农民大明星一号狂兵官道无疆星峰传说神医小农民都市奇门医仙特种兵在都市我们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