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A -A

太玄讲完之后,房间了陷入了一片寂静,不久后,小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
    “谢谢!”她好似气力不足,声若蚊蝇。
    “谢谢!谢谢您把阿爹的消息带了回来,虽然他已经……”说道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过了好一会,才继续开口:“请问恩公尊姓大名?”冯薇眼睛红肿,一脸的悲伤。
    “贫道太玄。”太玄脸上波澜不惊,心内却有些惭愧,他是有机会将冯璋救下来的。为了坐山观虎斗,他才袖手旁观,又因冯璋与他素不相识,加上他贪图温玉莲花,没有插手,眼睁睁的看着冯璋死在了他面前。如今面对着冯薇,听着她的感谢,心中一阵阵的不自在。
    他走到了冯薇的身前,拍拍她有些瘦弱的柔肩:“我这次来主要是受你父亲所托,治疗你的伤势。将你体内的血影神针拔除。”
    按在她肩膀的那只手,忽然发出来一道元阳之气,顺着她的肩井穴冲入了她的体内,在她的经脉中穿行,游过了数十个窍穴,终于在檀中穴发现了一根红色的牛毛针,这根血影神针已经在她的窍穴里扎下了根,元阳之气还未碰到它,它就仿佛有了灵智一般,察觉到了危险,窜出了窍穴,在经脉中乱窜。
    小姑娘脸色须臾变得铁青,贝齿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丝丝鲜血流出。强忍着痛苦,没有叫出声来。
    太玄微微皱眉,没想到这血影神针如此的难缠,他再次输入了一道元阳之气,挡住了血影神针的去路,两股元阳之气前后夹击之下,它再也无处可逃,
    元阳之气猛地扑将上去,把血影神针包裹起来,霎时。血影神针就像炎炎烈日下的初雪,瞬间化为了一团血污,太玄收回了元阳之气,让她自己运转真气,将血污逼出体外。
    冯薇闭上了眼睛,真气运转,过了一会,她张口吐出一摊黑色的污血。
    她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的血污,就是这团血污化作了一根牛毛细针在她体内横亘,时不时的发作,让她痛不欲生。辗转难眠。
    现在,沉疴就此被消除,付出的代价却是她父亲的性命……如果时光可以倒转的话,她宁可自己默默的忍受着这些痛苦,也不希望父亲死去。
    太玄看小姑娘在那里呆呆地发愣,便说道:“既然已经完成了你父的嘱托,我也就告辞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他转身欲走,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停下,从囊里掏出来一柄墨色的飞剑,还有冯璋的骨灰,递给了冯薇。淡淡的说道:“哦。差点忘了,这是你父亲留下的飞剑,托我转交给你。还有你父亲的骨灰。”
    冯璋其实已经把飞剑送给了太玄,但他已有了元磁金锋剑,对这把飞剑他又用不上,再加上小姑娘已经很可怜了,他还是拿了出来,与冯璋的骨灰一起交给了冯薇。
    冯薇谢过了之后,木然的接在手中,睹物思人,眼泪又汩汩流出。
    太玄不忍见此情景,转身迈步向门口走去。暗忖:这小姑娘虽然年幼,但是有着一身的修为,一般人也不是她的对手,躲在这里生活,也没人可以难为她,可见还是很安全的。想到了这里,他就很放心的准备离开了。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冯薇忽然在后面叫住了他:“恩公,请留步。”
    “嗯?”太玄纳闷,不解的回头望去,现在事情已了,她叫住了自己还有何事。、
    “恩公将父亲的遗骸带来回来,又救了我的性命,恩比天高,小女子无以为报……我曾经得到了一本天书,就当谢礼送予恩公吧。”说完之后,她绕过了太玄来到了房外,准备去拿天书。
    太玄叫住了冯薇,摇头道:“不可,不可……那是你九死一生换回来的,我怎好夺人所爱,你还是留着自己参详吧。”说完之后,对着她笑了笑,转身要走。
    怎奈冯薇倔劲上来,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袖“恩公莫要走,反正这天书我也不认识上面的字,留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还是交给恩公最好。”
    “不认识,以前拿给你父亲看过了吗?”
    “看过了,阿爹也一样辨识不得。”
    太玄听到此处,顿时来了兴趣……仙人所著的修行秘籍才有资格称为天书,平常天书大多都用蝌蚪文,或者篆书书写编纂,这两种字体,一般的修行人都会认识,冯璋是沧浪剑派出身,这些都是入门级的学问,他应该学过呀,怎么会不认识呢。
    太玄倒想见识见识其中的奥妙。
    因此,他也没有再做推辞,跟在冯薇身后向外走去。
    不久后,太玄就跟着冯薇出了小岛,来到了山谷的一个峭壁之下,此间峭壁凹凸不平,杂树丛生。岩壁上布满了苔藓。
    峭壁下一株苍老雄劲的桂树,枝叶茂密,遮天蔽日,可以想到这桂树已然活了很久了。
    她来到了桂树底下,冲着峭壁打了几个印诀,眼前光华闪过,一道洞口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这里就是我和阿爹闭关修行的地方。”介绍完后。领着太玄来到了里面。
    进入洞中,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道宽阔的甬道,两壁上镶嵌着明珠,熠熠放光,将通道照的一片通明。
    前行数百步之后,他们来到了一间石室,石室数丈方圆,石桌石凳光滑如镜,石桌上放着一盏明灯,发出朦胧氤氲之光。
    太玄找了个石凳坐下,冯薇抱着父亲的骨灰走到了一间耳室,不一会,她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金书。
    她来到了太玄的面前,将金书递给了太玄,“就是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上面的字跟鬼画符差不多,不知道恩公认不认的。”
    太玄接过来,封面上用篆书写着四个大字《玉华天书》。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冯薇,这上面不是用篆书写明了吗。难道你们父女连篆字都不认得?
    冯薇示意他翻开,看到里面的内容就明白了。
    太玄翻过了书面,看到了第一页,上面全是云纹,不成笔画,居然是用韵书所著,怪不得他们父女认不得。
    韵书乃是天道法理规则所化,只能成就真仙之后才可悟得,它可以很清楚的描绘天道的规则,一些用篆书无法书写的玄之又玄的修道体悟,用韵书就可以很清楚的描绘出来。
    太玄轻轻一笑,对冯薇解释道:“怪不得你不认识,这上面的东西俱是用韵书所写的,不止你们不认识,我想整个个和黄世界的修道者们也没有一个可以认出这上面的内容。”
    说完这些话,他突然蹙眉,和黄世界也只是个小世界,受天道所限,这里连成就元神都不许,怎么会留下仙人所著的韵书呢?
    “这么说,恩公可以认得,不知道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冯薇来了兴致。
    太玄摇摇头,“既然是修道的体悟,无法用篆书写出来,也就不可能用嘴说明白。只有懂得韵书的人才能理会其中的内容,而不同的人,参悟到的内容也各不相同。”
    “这么说,这本玉华天书对恩公有用了?”冯薇好像很高兴。
    太玄点点头,玉华天书对他来讲,要说有用,也算是有用,他可以借助里面的内容来取长补短,丰富他的见识,然而,也可以说是没用,上面的那些修道体悟,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初级的东西。就好像一个大学生去听小学生讲课一样。
    这玉华天书的作者,撑死了就是个天仙,他前世可是大罗金仙呀,两人相差甚远,玉华所写的这些东西,也就仅仅的可以做个参考罢了。
    他快速的翻着书页,不一会就全都看完了,将里面的内容记在了心理,刻印在了神魂之中,这些修道体悟,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还不是可以参悟的时候,只有等他成就元神之后,才勉强的可以逐字逐句的观摩参悟。
    他合上了天书,准备还给冯薇,冯薇退后了几步,摇头拒绝。
    “既然送给了恩公当作谢礼,这就是恩公的东西了,我如何会再拿回来。”
    “里面的内容,我已经全都记下了,这东西对我也没有作用了,还是还给你吧。”太玄见她不接手,便放在了桌上。
    冯薇看了放在桌上的天书,嘟囔着道:“放在我这里,根本就没用呀,我又不认识上面的字。”说到这里,她眼前忽然一亮,她不认识,但是眼前的这个人认识呀,听他的口气,这本天书是用韵书所写的,整个和黄州都没人认得,可偏偏他就认得,那他一定很厉害。想到这里,她忽然双膝跪倒:“恩公在上,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有幸拜入您的门下,时时请受教益?”
    太玄没想到小姑娘如此直接,居然想要拜他为师。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微微沉吟,有些拿不定主意,经他查看,冯薇顶上灵韵如云,可见气运与福缘都是不错,根骨资质也是上上之材,是个修道种子。
    但仅凭这些做他的弟子还不够资格,还需要看她的向道之心是否坚定,两人是否有缘。
    修道之人收徒,最讲究缘分,拜师之后,师徒间气运相连,互有补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由不得他不谨慎。
    太玄自怀里掏出来三枚铜钱,准备算上一卦。
    

推荐阅读:一剑飞仙空间炮灰生存申公豹传承盖世仙尊西游之金乌大圣纯阳战神仙路至尊乱欲迷人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