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雷击水

+A -A

太玄嘴里念了几句咒言,将铜钱抛在了石桌上,叮当脆响中,铜钱停止了翻滚,上一下二,一反二正。
    如此反复起了九次卦。
    得出了中平的卦象,中平,不好不坏。
    这时候,冯薇仍然跪在地上,用渴求的目光看着太玄。“恳请老师收录门下。”
    太玄伸手拍拍冯薇的螓首,点点头,“你真愿意拜我为师,不后悔吗?”
    冯薇见太玄好像是答应了她的拜师请求,不禁大喜,砰砰的叩首,“老师在上,徒儿给您见礼了。”
    太玄伸手将她搀扶了起来,“不用如此多礼,希望你以后可以用心修行。不要辜负了为师的一番期望。”
    冯薇神情坚定,狠狠地点了点头。
    太玄将冯薇叫到跟前,见她衣衫褴褛,身上被鞭打的痕迹还历历在目,瘀痕显露,神情萎靡,他掏出来两个玉瓶,“徒儿,看你身上的伤势不轻,为师这里有两瓶丹药,一瓶补充元气,另一瓶治疗外伤,效果都很不错,拿去服用吧。”
    冯薇接过来,一脸的感动,嗫嗫的说不出话来。
    太玄哈哈一笑,拍拍她的肩膀,“好了,看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为师今天就在这里歇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冯薇听命,转身走了出去,来到洞外,看着夕阳西下,已近黄昏,红霞满天,壮观珀丽,心下无尽的感慨,这就拜师了,以后的路会如何呢?
    翌日,冯薇起床后,神采奕奕,太玄所赐下的丹药,疗效果然不错,休息了一夜,不止身上的伤势已经好转,就连很久以前,因血影神针的折磨所损耗的元气也补足了。
    她来到了洞里,给太玄请过安之后,师徒俩吃了一些蔬果,相互了解的一番,渐渐的熟悉了起来,冯薇也没有了拘谨,恢复了活泼的样子。
    太玄领着她来了山谷的外面,登上了浮游山的最高峰,四下里查看。
    “徒儿,那做山峰,叫什么名字?”太玄指着一座卧虎状的山峰问道。
    “那不就是卧虎峰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卧虎峰,果然峰如其名,没有什么不对,反而是很好,很好呀……”太玄笑道。
    冯薇很疑惑,不知道老师在说些什么,“什么很好?”
    太玄没有理会冯薇的疑惑,驭使彩云兜,向着卧虎峰飞去。
    冯薇驾着剑光,紧紧的跟在了太玄的后面。
    两道虹光风驰电掣,划破了天穹,瞬间就来到了卧虎峰。太玄在空中盘旋了片刻,才落在了一处高崖上。
    冯薇也跟着落了下,与太玄站在了一起,站在崖上,往下观看,下面是一个山谷。
    太玄指着山谷说道:“此处乾方来龙,庚山甲向,水出辰方,青龙转身,是一处上好的灵穴,用来安葬你父,再好不过了。”
    冯薇这时候才知道,太玄领着她到这里,是为了给她的父亲找灵穴下葬,不禁十分的感激。
    冯薇对老师说的这些并不是太懂,此谷植被茂密,松柏成林,青山绿水,峭拔秀丽,看之心旷神怡,凭感觉此处必是一个福地。
    “我不懂这些,老师说好那就好,一切全凭老师做主吧。”冯薇说道。
    太玄点头道:“既然你也不反对,那就将你父亲安葬在这里吧……现在,你去把你父亲的骨灰请过来吧。”
    冯薇答应一声,化作了一道剑虹离开此地。
    不一会,冯薇捧着父亲的骨灰回来了,在太玄的指引下,将冯璋安葬在了谷内的灵穴。
    冯薇抱着父亲的墓碑,大哭了一场,声音悲戚,肝肠寸断。
    良久之后,她才止住了悲伤,随着太玄回到了洞府……
    ……师徒两人在谷中住下,随着时间的逝去,冯薇的悲伤也一点一滴的散去,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这一日,太玄把冯薇叫到了跟前。开始询问她修行的心法。好对她的修行做出指点。
    冯薇也不做隐瞒,将所修习的练气法诀道了出来。
    太玄听完之后,摇摇头,冯薇的根骨资质都不错,只是她修行的法诀从根上就不对……她五行属水,修炼的却是《戍土真经》,两者并不契合,要是能够修炼出名堂来才怪了。
    幸而她现在才刚打通了全身一半的窍穴,正在积蓄真气的境界,若是已经筑基完毕,那就麻烦了。
    太玄把当中的忌讳细细的讲给他听。
    冯薇听过之后,脸色黯然,冯璋虽然出自沧浪剑派,但毕竟已经被逐出了师门,并且发誓不会将门内所授的法诀外传,所以,就算是她这个骨肉至亲,也没有的修习的机会。
    无奈之下,冯璋才把以前无意中得到的《戍土真经》教给了女儿。
    听到冯薇讲述,太玄了解的点点头,低头沉思了起来……
    他胸中所会的法诀很多,可以说是包罗万象,无论正邪之法,应有尽有。
    良久后,他终于在脑海里找到了最适合冯薇的两种真法,一种是《真龙御水诀》,这本真诀是他在洪荒宇宙之时,从龙族的手里得来的,专修水系真法,修成之后,可以驭使天下万水,无论是玄阴重水,还葵壬之水。幽冥真水,都在掌握之中,成就直指水仙。
    另一种就厉害多了,名字叫《先天五行真解》,这门真法是他在黄庭经中参悟出来的,要旨在于攒练五行之气,而后倒转阴阳,化后天五行为先天五行,可修出先天五行神光,先天五行大灭绝神针,五行遁法,这些绝顶的神通道法。然而,《先天五行真解》比《真龙御水诀》修炼起来要困难多了,必须兼修五行,调和五气,要是一不小心,五行失调的话,那可就危险了。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太玄不好为徒弟做主,将这两种真诀的优劣之处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让她自己做出选择。
    冯薇略作思索,最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先天五行真解》。
    太玄又将《先天五行真解》修习时的危险和困难之处,着重的讲了一遍,劝她慎重的考虑好了再作决定。
    冯薇摇摇头,神色坚决,她认准了这门真诀,全然不惧其中的艰难险阻。
    太玄见她心意已决,没有再劝,其实,冯薇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心中很高兴。有上进心的徒弟谁不喜欢呢。
    《真龙御水诀》,修炼到顶,无非是和平常仙人无异的一个水仙罢了,没有什么出奇之处,泯于众人。而《先天五行真解》修成之后就不同了,威力宏大,可以成为仙人中的翘首。
    他仔细的将《先天五行真解》讲给了冯薇听。不过区区的数千字,一遍之后,冯薇就全部背了下来。
    太玄让她重新背过,冯薇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见她是真的记住了以后,太玄开始为她逐字逐句的解释其中的意思。
    冯薇也是灵慧异常,无论他说的多么深奥,她总是能很好的理解,并且还会举一反三。另出机纾。
    太玄心中暗叹,见她这样聪慧,欣慰之余也有着一丝担忧。唯恐她仗着一些小聪明,在修行的路上投机取巧。
    “徒儿果然聪颖灵慧,然而,你要明白,修行之路,遇见困难,不可以投机取巧,我们修道之人最重根基,你根基扎的深厚,将来的成就就越大,不可因为一些小聪明,偷懒耍滑,毁了道途。”
    太玄语重心长的告诫道。
    冯薇郑重的点头。她明白,太玄所说这些都是为了她好,便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太玄看她神色,知道这一番话她是听进去了,心中宽慰。
    ……以后的数日,太玄专门为她讲解《先天五行真解》。
    这些日子,他不只是教授弟子,空余的时间,他也经常出门,在附近的山峰寻找雷玉,终究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他的苦苦搜寻下,自深山中开凿出一枚雷玉。被他炼制成了一个玉瓶。
    玉瓶炼成后,他起身来到了洞外,遁起烟云。来到了浮游山中的最高峰的峰顶。
    峰顶乱石扎堆,如同狼牙般突乱。他祭出飞剑,匹练剑光飞过,乱石翻飞,削出一座平整的石台。
    他跳上石台,小心的把玉瓶放在了石台的中央。
    接下来,他掏出一把旗幡,围着石台开始布置引雷阵。
    这时候,冯薇驭使着飞剑找了过来,看到了太玄的这番动作,不解的问道:“老师,你这是在做什么。”
    “呵呵,为师算到,今夜此地会爆发雷雨,我将雷玉瓶放在这里,接些雷击水。”太玄笑道。
    “雷击水!老师这是要凝结金丹了?”冯薇问道。
    太玄点头。
    冯薇当即雀跃地跳了起来,“啊!老师这就要结丹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呢?”冯薇羡慕道。
    太玄瞥了她一眼,“你……还早着呐,筑基都还没有完成,就想着结丹了,莫要好高骛远,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修行下去吧。”
    冯薇听到太玄的教训,做了个鬼脸,也不敢再说些什么,站在那里看着太玄布置阵法。
    一个个阵旗按着方位布置好。太玄打了个印诀,白雾升起,玉瓶隐去了形迹。
    

推荐阅读:空间炮灰生存乱欲迷人纯阳战神西游之金乌大圣申公豹传承盖世仙尊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一剑飞仙仙路至尊